开启辅助访问

网贷视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下载APP
首页 网贷资讯 平台新闻 查看内容

京金联上百人维权:国资悬疑 关联企业躲猫猫

发表时间:2016-12-28 11:39 查看: 87| 评论: 0 来源:网贷视界|来自: 法治周末 | 原作者: 平影影|

摘要:目前,京金联已经实质性停摆,联合创始人被刑拘。拿不到本金的投资人无奈之下,只能转向京金联一直强调具有“国资背景”的机构——中国农业科学院。但包括刘平在内的150多名投资人,并没有等来理想的结果——无论是 ...
       12月26日,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2号的中国农业科学院内,空旷寒冷。

       法治周末记者在下午3点赶到这里时,一家P2P平台——京金联的150余名投资人带着厚厚的资料,已经站了两个小时,他们都在苦苦等待着投资人代表和中国农业科学院方面的沟通。

       来自青岛的投资人刘平(化名)就是其中一个。大冷的天,他就一屁股坐在操场上,拿着手机一遍又一遍地刷新着京金联的消息。“你说,我投入的70万元,到底什么时候能拿回来?”他问法治周末记者,一脸愁容。

       刘平是京金联青岛分部的员工,也是京金联的投资人,这次与他一起来北京的,还有十多名来自青岛的投资人,其中大部分都是京金联青岛分部的员工,投资数额从几万到上百万元不等。

       公开资料显示,京金联这家P2P平台,其运营主体为京金联网络服务有限公司,2014年在北京注册成立,注册资金1.23亿元,法定代表人徐任重,总部位于武汉,是由中农科产业发展基金(以下简称中农基金)设在湖北省管理平台——中农高科(湖北)科技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中农高科)发起设立。京金联已经进行了两轮融资,其中A轮由汉能集团汉景家族基金投资3000万元,B轮由太一国际集团投资5000万元。

       由于中农基金是由中国农业科学院发起设立,因此在对外宣传中,京金联多次重点强调了其“国资背景”。

       目前,京金联已经实质性停摆,联合创始人被刑拘。拿不到本金的投资人无奈之下,只能转向京金联一直强调具有“国资背景”的机构——中国农业科学院。

       但包括刘平在内的150多名投资人,并没有等来理想的结果——无论是院方,还是中农基金,均不承认和京金联有关。最后,投资人不得不同意院方提出的建议:12月30日,和京金联的相关负责人韩朝豫再进行进一步沟通。

       “现在一个个都不承认和京金联有关,但以前,京金联那么高调宣传‘国资背景’的时候,怎么没见哪个机构出来否认?”刘平问。


       平台已经实际停摆

       最近,王宝强主演的电影《大闹天竺》,联合出品方之一的上海盟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被媒体报道称其参与了在京金联平台上发布理财产品“娱乐宝1号”,而该产品目前已经无法兑付。虽然之后以“大闹天竺”为名的微博号发声否认,但经媒体报道后,京金联开始成为舆论的焦点。

       这时人们才发现,原来不止娱乐宝1号,京金联平台上所有的理财产品都已经无法兑付,京金联已经实质性停摆。

       12月24日,法治周末记者按照京金联官网公布的地址,来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鸿博家园的北京分部,而该办公室已经落锁。周边小吃店等商铺老板称对其并无印象,“最近也没见到有工作人员进出。”

       不仅如此,京金联官网上还罗列了武汉、北京、广州、深圳等14个地区的办公室电话,法治周末记者连续在12月23日和26日两个工作日,多次拨打各办公室的电话,但所有电话不是空号就是忙音,再或者无人接听。

       平台失联,让全国各地的投资人如坐针毡。“我在京金联上投了13000元,是熟人帮忙操作的,我连合同都没有,现在可怎么办”“我买了3万块钱的能源宝,现在也要不回来”“我的已经逾期三个月无法兑付了”……近日,法治周末记者加入了几个京金联维权QQ群中,只见越来越多投资人按捺不住担忧,开始四处打探情况。

       而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京金联官网上目前仍罗列娱乐宝、能源宝、车贷宝等十种理财产品,预计年化收益率从5.8%到12.8%不等。其中娱乐宝还发布了“娱乐宝2号”产品,该产品针对的项目是韩国综艺嘉年华,年化收益率为12.8%。

       不仅如此,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京金联不仅推出了线上理财产品,还推出了多款线下理财产品,目前这些产品也已经无法兑付。

       “京金联推出的理财产品分为线上和线下两大类,我线上线下都买了,总共投入了70万,在前期每个月都能收到利息,但从今年7月份开始,利息就无法兑付了。”刘平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青岛分部的很多员工都投资了京金联的理财产品,投入的数额从几万到几十万再到上百万。

       青岛分部的另一名前员工李摇(化名)也证实了刘平的说法,李摇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己是在2015年投资了几个线上线下的理财产品,结果线上的产品从今年7月11日起就不再兑付;线下的则是从9月份开始停止兑付。

       “青岛分部是去年8月份建立的,据我们分部的统计,不算利息,目前大概有5000万本金无法兑付。”刘平说。

       据澎湃新闻报道,一名在平台投资的内部员工透露,京金联在线上线下均进行集资,涉及人数接近5万人,线上吸收金额总计22亿元左右,线下总计5亿元左右,其中有近20亿资金还未兑付。

       而京金联联合创始人王灿已于11月29日被警方带走,目前正处于1个月的刑事拘留期间,拘留期一直到12月30日。

       关联企业官网现异常

       刘平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之所以能投入70万元购买京金联的理财产品,一是由于自己当时是京金联员工,自认为能更及时掌握公司及产品动态;二是由于京金联一直以来宣称的“国资背景”。

       不仅仅是刘平,记者接触到的多位投资人都表示,京金联的“国资背景”是他们买入该平台理财产品的主要原因。

       法治周末记者发现,京金联在其官网及多个公开场合都着重强调了其“国资背景”。京金联称自己由中农基金设在湖北省的管理平台——湖北中农高科设立,而中农基金是由中国农业科学院发起设立。

       京金联官网资料显示,京金联创始人为汤丹松,联合创始人之一为韩朝豫。与此同时,在湖北中农高科的官方网站上,“管理团队”一项中也有汤丹松和韩朝豫的名字。

       但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21日晚间,湖北中农高科也将官网上“管理团队”一项中的汤丹松、韩朝豫二人资料删除,只剩下其他两个管理者的资料。截至目前,“管理团队”一项的内容已被完全清空。

       不仅如此,中农基金官网也开始出现异常。12月21日,该网站无法正常浏览。打开该网站,正中央只有“网站升级改版中,敬请期待”几个大字,此外下方还附有一则澄清声明,称京金联在产品及媒体宣传中提到的与中农基金的合作关系不属实;汤丹松、韩朝豫没有在京金联担任任何职务,属于被挂名的虚假宣传;中农高科(北京)与湖北中农高科没有股权及隶属关系。落款为中农高科(北京)。

       但第二天该澄清声明即被删掉,12月26日,法治周末记者打开中农基金官网,看到整个页面上也仍然只有“网站升级改版中,敬请期待”几个字。奇怪的是,12月27日早晨,法治周末记者再打开中农基金官网时,该澄清声明又重新出现在网页下方。

       对这两家官方网站的异常举动,刘平等已经是“见怪不怪”。

       “通过删除官网资料、系统升级等手段,就能把和京金联的关系全部抹掉吗?我们保留了所有的官网截图。”武汉的投资人陈东(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己有150万无法兑付,从今年7月份就开始和几十位投资人一起报案、搜寻证据等。

       为了证明自己所说,他还提供了这两家官网异常变动的部分截图。记者看到这些截图展示了湖北中农高科官网上“管理团队”从有到无的过程,也有中农基金官网能正常浏览时页面上对湖北中农高科的介绍。

       “很多东西不是发个声明、删个资料,就能否认的。”陈东说。

       “国资基金”被疑未做备案

       那么在京金联的对外宣传中,由中国农业科学院发起成立,带有国资光环的“中农基金”到底有怎样的底子?

       公开资料显示,“中农基金”的全称为“中农科产业发展基金”,于2011年7月31日正式设立,该基金为国内首支农业科技领域私募股权基金,首期规模15亿元人民币,由中资金控集团出资,与中国农业科学院联合发起设立的中农高科(北京)为基金管理人员及唯一普通合伙人兼执行合伙人。

       法治周末记者查阅了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网站,在私募基金管理人综合查询中,输入“中农科产业发展基金”和“中农基金”,未显示任何结果。

       “私募基金必须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并且能够查询到,如果查询不到,是不合规的。”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副院长邓建鹏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中信建投一位资深从业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照此情况来看,中农基金根本没有备案。“但也不能直接说它不合规,看起来挂靠的可能性很大。”该人员表示,也不排除是国家特殊政策扶持基金,但从它的各方面来看,这种可能性比较小。

       但陈东和刘平等投资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26日投资人到中国农业科学院去维权时,学院内的导视牌上清楚地注明了“中农科产业发展基金”。

       “农科院8号楼6楼630。”陈东快速报出了中农基金在农科院的会议室地址,他还提供了一张会议室的照片,只见会议室外有一块中农基金的牌子,其图标和中农基金官网上显示一模一样。

       而作为投资人代表之一、和中国农业科学院方沟通的陈东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26日的沟通中,院方首先承认了中农基金的存在,并当场叫来了中农基金的一位市场总监。

       “但无论是院方,还是中农基金的市场总监,给我们投资人的回复就是中农基金和京金联、湖北中农高科没有关系。”陈东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陈东等投资人对这种说法不能接受,陈东向法治周末记者提供了两张中农基金官网正常时的截图,其中一张截图显示,在网站的“分支机构”一项,共有广东、陕西、浙江、山东、云南、香港、湖北七个机构;但另一张截图中,湖北却消失了,只有六个分支机构。

       “官网上的这个变化出现在几天前。26日在和对方沟通时,我们提出了这个疑问,中农基金的市场总监表示几年前经过股权变更,湖北就已经不是中农基金的分支机构了,但官网一直没更新,前几天才更新。”陈东说。

       而法治周末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并未查到名为“中农科产业发展基金”的公司。

       “国资背景”是否担责存疑

       对于京金联的投资人找不到平台方继而向宣传资料中提到的“国资机构”——中国农业科学院维权一事,邓建鹏表示,如果湖北中农高科是中农基金的全资子公司或分公司,中农基金又明知前者在从事违法犯罪的行为,那么相关的法律责任,可能要追溯到中农基金。

       “同样,如果能证明中农基金是农科院的全资子公司,农科院明知中农基金的违法行为而没有制止,可能也要承担连带责任。”邓建鹏说。

       而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湖北中农高科的股东为王灿和北京时代华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农基金公司则无查询结果。

       “在这样的情况下,投资人想要中农基金或者中国农业科学院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就不太容易,除非能有证据证明中农基金和湖北中农高科有事实上的控股关系等。”邓建鹏说。

       而投资人认为,除了宣传资料中的“国资背景”,一些政府网站也曾刊登过关于京金联的文章,有为其背书的嫌疑。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2014年7月13日,在武汉市人民政府主办的“中国武汉”官网上,曾登载过一则名为《江城首个国资背景P2C网贷平台上线》的新闻,其中提到京金联负责人表示,京金联与P2P网贷不同,从事的是P2C(个人对公司)业务,采用国资信用、风险准备金、企业保证金、企业三方联保,不会发生网贷公司携款逃跑的事件。

       除此之外,2015年6月25日,湖北省人民政府网站也刊登了一篇名为《京金联创始人王灿:用互联网金融优化资源配置》的宣传文章。截止到记者发稿,上述两篇文章还在网站上刊登。

       对此,京师律师事务所互联网金融法律事务部主任左胜高认为,不能因为政府官方网站上刊登有关京金联的新闻,就认定当地政府部门可为京金联的安全性负责。

       “现在政府为企业站台,更多的是为了招商引资、促进就业,而不是表明要对某一企业或者某一项目的安全性负责。”左胜高认为,这一点其实也让很多政府部门很困惑,因为一些政府部门在对外宣传当地的优惠政策时,不可避免会跟企业有互动,但政府本身并没有办法对这些企业、平台的安全性、项目的真实性做保证,有的只是一些投资报道,但在外界看来,就有政府为企业背书的嫌疑。

       而邓建鹏则认为,政府部门的官方平台上发布有关企业的新闻,只要是客观描述,符合事实,没有刻意去拔高、美化,也没有做出承诺保证的,就不应当认定政府部门在为企业站台,政府部门也不应当为此承担法律责任。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分享 邀请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资讯排行榜
评论排行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意见反馈|我要投稿|网站地图|网贷视界

Copyright @ 2011-2014 www.wangdaiey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深圳市卓辰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粤ICP备15086953号-1

咨询热线

0755-66832053

周一至周五 09:00-18:00